凭剑与书载-叶落安然

我凭本事挖的坑凭什么让我填!

我怎么又被辣了一次眼睛……真的我看不是不会画【】,而是根本就不会画整个人吧!

画得好像一只猴子……

我换不换画风又关你事???

其实很烦让我改画风的人的,又没给我钱还一堆要求,不喜欢干嘛找我画啊?还不是看在我们很熟不好意思拒绝你嘛?反正我不会向你要稿费的啊是不是

#羲苗#超冷的吴刚X姜子牙

吴刚姜子牙在大型抽卡现场进行双人抽卡中……(不)

比较大一点的图

【藏花】心解

一个关于错过的小故事。


(一)

雨后的夜总是那么的凄清。

深夜里的一条漆黑长街,只有那么几家的屋子还透着亮光,其中一家是万花谷来的大夫裴惟开的药铺。住在这条街上的人都知道裴惟的药铺总是很晚才关,因为那个医者仁心的大夫说他若是睡着了除了自己醒来别人是叫不醒的,如果有人来求医而他却因此误了救人的时辰,那他也妄为医者了。然而裴惟虽然睡得晚但是清醒得也早,对此街坊邻居十分好奇他是否睡得充足。

此时裴惟正披衣坐在桌前写着药方,窗子他留了一条缝,冷风透过窗缝将蜡烛吹得忽明忽灭,他紧了紧外袍,决定起身将木窗关严实了。在快写完第十三张药方的时候,一个衣着华贵的藏剑弟子携带着水气和寒气走进这家小小的药铺里,张口只喊了一声他的名字:“裴惟。”他停下笔,轻轻地“嗯”了一声表示他听到了,却没抬头看那个藏剑弟子,而是继续写着那第十三张药方。

叶枕辞早料到会是这样,裴惟自从三年前那件事之后就对他如此冷淡。他向万花弟子走近,坐在了他对面的椅子上,撑着头看他写下的一笔一划。

屋外夜风吹打着木窗,屋内灯花刺啦作响。


叶枕辞和裴惟认识的时间不算长,也就五年。他们用一天的时间相遇,三个月的时间再次相逢,一年半的时间互为挚友,十天的时间同生共死。之后的两个多月他们美酒在喉,聊着风花雪月,好不畅快。而这一次终止于他们认识的第三年。叶枕辞所说的三年前发生的那件事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不过是叶枕辞瞒着裴惟入了恶人谷。就好像即使是大唐盛世国泰民安之下,江湖永远也不会是一个平静的江湖,叶枕辞入恶人谷仿佛也是这么注定了的事。少年鲜衣怒马,眼中却总盛着一股杀意,剑上沾满了血气。

那日的情景每一次回想他都不愿,那时裴惟质问的声音他不想再听到。他知道裴惟是在担心他,加入恶人谷,可是比不得从前了,这世道仿佛从安宁祥和变成了杀人人杀。那个万花弟子拿着他已许久未用过的判官笔指着他,问他肯不肯退出。他答道,回不去了。然后他收了剑受了裴惟一笔,混元气劲将他右手划了一道长长的伤口,连衣袖也被割断,他却兀自一笑。

如今裴惟对他的态度如此,也好过一开始割袍断义的决绝。


药方最后的部分很快就写完了,裴惟将它放好,才抬眼看了叶枕辞一眼,他指了指门口道:“打烊了,请回吧。”

十分明显的逐客令,叶枕辞却充耳未闻,他拿起一张压在一本医书下的纸,上面抄录着一些书上的内容,他看了好一会才说:“你写的字变了。”

“……那又如何。”

“原来一直给我医治的大夫真的是你啊,”叶枕辞笑眯眯地走近,“你是不是没那么生气了?”

“有人出价让我来治病,我也不是见死不救的人。”

见裴惟没有回答,叶枕辞也不恼,他摇了摇手上的纸张,问了那个摸出武器准备强行送客的大夫一句:“你猜我是怎么知道是你?”他侧身躲过一记阳明指,后跳着往门边躲,两人来回十数招,最后叶枕辞在裴惟使出玉石俱焚之前跃进了夜色中离开了。


(二)

叶枕辞捂着血流不止的伤口仰躺在地上,血染得他整件衣裳都是,周围全是死尸,活人似乎只剩下他一个了。他眯着眼看着天上明晃晃的太阳,明明阳光都洒满他全身了,为什么还是那么冷呢?

今日他负责带领一小队恶人谷的精英乔装在这商路探查,最近听闻了点消息想要查证一下,却是没想到在这里遇上了浩气盟的人,然而对方并没有认出他们,只当他们是商客和随行的护卫。叶枕辞不露声色地示意继续往前走,暗中留意着这些浩气盟的人,发现他们似乎是在查探点什么,一时内心有了计较。他在离这队浩气盟的人一段距离的时候命一个明教弟子前去探查,那个明教是谷内好手,潜伏时几乎没有人能察觉出来,没过多久他果然带回来一条重要的消息。

叶枕辞听后神色如常,派人将这条消息传回恶人谷,而后只喃喃一句:“大唐要变天了。”


后来,后来发生什么了?

失血过多的藏剑弟子在迷迷糊糊之间想起来了。后来他们跟踪了那队浩气,没想到竟是跟踪进了一支胡人军队的秘密基地,浩气和他们都被发现了。这是他和他的恶人兄弟第一次和浩气盟的人一起并肩作战。

之后就是现在这样,最后死剩了他一个人。他艰难地转过头看着死在他身边的一个浩气盟的人,从他的怀里掉了一个明显不是他的发簪,心里却想着派回去的那个人不知道有没有事,希望他能把消息传回去,这样,死的人也就少点。

他从来不是一个好人,他从来不会手下留情,可他到底也是大唐子民。

“不过……自己也要死了吧?”他合上了双眼。

可是自己还什么都没和他说啊……


坐在灯前的裴惟想起三个月前叶枕辞来过的夜晚,那是裴惟最后一次见到那么鲜活的叶枕辞,而他落在屋檐上的那一声“珍重”仿佛只是一场镜花水月,寻不得结局。

“我知道,你这个人其实无趣得很。”

裴惟知道他死了,可是有一句话他还没和那个大少爷说。


(三)

枫华谷的枫叶红得像染上了血,叶枕辞坐在一棵树下看着杯中酒,身旁是逗弄着他养着的雀儿的裴惟。

叶枕辞道:“情爱真是无趣。”

裴惟问:“何以见得?”

世间总有许多事不如愿。叶枕辞在遇见裴惟之前走过许多地方遇过许多事,有情人不能长相厮守,不过是最常见的一事。他曾设想过许多种办法帮助那些他所看到经历情爱折磨的人,却发现最后是无解。

因为心不愿。


最后叶枕辞回道:“因为到最后总是会负了所爱之人。”

他把手中的酒一饮而尽。


(四)

——我愿……


-完-


我知道我好久没更文了,我也知道还有几位菇凉喜欢我的文,但是我真的只想葛优瘫……抱歉了QAQ

#TimKon#98timkon小情侣头像0w0(我什么时候能买个新的数位板哭叽叽)

【箭闪】Tomorrow is another day

灵魂伴侣梗



【NOW】

Barry躺在床上的时候哀叹了一声。

如果说解决转化人对中城带来的危机是Barry的兼职工作的话,那么找出他为什么还没有灵魂伴侣的原因就是他的日常工作了——当然了,CSI鉴证分析员是他的本职工作。

就在刚才,他结束了今天的所有工作了,但他还是没有他灵魂伴侣的消息。他沐浴的时候已经检查过了,没有,什么字句都没有出现,就连一个标点符号都没有,话说是会出现标点符号的吧?他很郁闷,因为身边的人虽然有很多还没有遇见他们各自的灵魂伴侣,但是起码他们在很早的时候——青少年时期,Barry知道这个常识——身上已经出现了关于他们的灵魂伴侣对他们说的第一句话,甚至有的人通过字迹来辨认他们的灵魂伴侣。

灵魂伴侣的第一句话当然不能给别人看,但是他们一脸自豪的在他面前晃来晃去的时候他就知道他们每一个人都知道自己将会有一个灵魂伴侣了,虽然Barry知道他们其实并不是有意在他面前炫耀,毕竟没人知道Barry身上没有出现字句。

除了S.T.A.R Lab的同事们,他们在他被闪电击中之后检查全身状况的时候发现的。

唔,或许还有几个反派转化人吧……

Barry迷迷糊糊地想着,最终抵挡不住睡意沉沉睡去。


中城的一天是怎么样的呢?

对于中城的普通市民来说,大概就是在买早餐的时候身边有一道红色轨迹闪过,上班的路途中从车窗外看到一道红色轨迹闪过,工作的间隙看着实时播导的画面上一道红色轨迹闪过,下班回家的路上看见前方一道红色轨迹闪过,在家洗完澡在阳台上喝杯牛奶准备睡觉的时候发现街上一道红色轨迹闪过。

总之就是,闪电侠陪伴着你的一天。

那么闪电侠的一天是怎么样的呢?人们认为他就是每天在街上巡逻打击罪犯以及补充能源,据中城大大小小的甜品店零食店的老板们的说法,闪电侠应该是一个每天要汲取大量的食物能量的超级英雄,想来也是的,毕竟一个人跑得那么快,消耗的能量也一定很大。所以那些店都开始在店内专门设置个闪电侠专用的柜台,上面摆满了各种各样的高热量食品,以至于当天闪电侠来购买的时候还被吓到停顿了一下让店里的顾客和销售员都看到他的脸上带着受宠若惊的表情。

但是对于闪电侠本人来说,虽然这也是他每一天会做的事,但是他还要做他的本职工作,跑跑现场已经分析证物,当然,重中之重的是寻找他的灵魂伴侣,虽然这个日常工作也就只是在每天晚上回到家洗澡的那短暂时间里完成而已。

所以,为什么他没有属于他的灵魂伴侣的字句呢?


今天的Barry依然很不解。


但是很快他就没有时间顾及他本身——他灵魂伴侣的事了。他在S.T.A.R Lab见到了那个团队。

早些时候Barry就察觉出星城的义警团队似乎和S.T.A.R Lab存在着某种联系,至少他看得出Arrow所用的部分高科技箭支来自Cisco的想法。事实证明他的猜测是对的,看看他的同事们和这些星城人相处情况就知道了,Caitlin和Ronnie

和那位黑人大个子在聊家庭和婚姻的内容,Cisco甚至让那个戴眼镜的金发女士修改实验室的安保程序。

但是他没见到那个传说中的Arrow。一旁的自称是Red Arrow和Speedy的小情侣说Arrow和Dr.Wells在另外的实验室商谈,你懂的。

好吧。耸了耸肩接受了这个其实他根本不懂的理由的Barry接过Mrs.Wells给他准备的高热量食物吃了起来。

反正这与他并没有多大关系不是吗?


唔,就算是合作关系也只是暂时的对吧?而且Dr.Wells也说过他们如果有需要的话Arrow团队也会来协助的。

和Arrow一起对付逃来星城捣乱的Flash在战斗的空隙中分心地想着。感谢神速力,他的临时队友并没有发现他有那么一小会心不在焉。


他们的第一次合作很顺利。Arrow可以说是一个完美的搭档,甚至可以说是导师,他在战后还指点了一下Flash的作战方式,并且答应了Mrs.Wells的请求,抽空来中城教导Barry。为什么不是星城,Barry可以跑过去不是吗?Arrow表示中城才是Flash的主场。

之后他们两个的团队就这样开始有来有往的进行交流合作。这种合作特指Barry成为闪电侠之后的合作,之前都是科技方面的合作,现在就是超级英雄们之间的合作了。开始这种合作关系之后,Barry变得比以前忙碌了,除了他的本职工作和兼职工作,他偶尔还会跑到星城治疗一下其实也只是个普通人的Arrow身上一些特殊的伤口和帮忙研发Arrow团队三个弓箭手的新型箭支——不过听说他们的团队又新加入了一个弓箭手?Barry不太清楚,毕竟他和他的同事们对星城的事不会多加干预,或许以后会见到那位新成员吧。

不过说来也巧,没过多久他们团队里也新增了一个速跑者,Wally West,Uncle West的儿子。团队里为他的称号决定了很久,最后Wally无奈地说:“我可以叫Kid Flash啊。”

于是中城的甜品店零食店又多了个给Kid Flash专用的柜台。

而Barry也终于可以有点闲暇时间继续找寻他的灵魂伴侣了。


Barry躺在床上准备入睡,虽然今天依然没有看到身上浮现什么字句,但是他觉得今天依然过得不错。

明天又是新的一天。


【ONCE】

Barry在高中的时候发现自己的手臂上浮现了一句话,他知道这是他的灵魂伴侣对他说的第一句话。他觉得这不像,这句话就像是一个服务员对每一位顾客都会说的话:“Can we help you with something,detective?”虽然“Detective”这个称谓让他好受一点。

然后他遇到了Oliver Queen AKA Arrow。

但是Barry觉得他应该不会是,毕竟Oliver Queen花花公子名声在外,即使他有个义警身份。而且Oliver见到他也没有表现出什么异常。

他选择什么都不说。


Oliver的身上也有他的灵魂伴侣对他说的一句话,这让他第一次知道了原来CSI不算是警探。

他第二次也是最后一次听到这句话是Barry Allen告诉他的,可是他没有对此作出什么不得体的反应。如果他只是Oliver的话,他会让他和Barry都有个完美的结局。可是他也是Arrow,所以他不能,不能让这样的一个普通男孩和他一起承受黑暗。

他也选择什么都不说。


之后发生了很多事,于是他们都认为自己已经不再有资格了。毕竟,人们对灵魂伴侣知之甚少,有特殊情况也说不定,对吧?


其实有很多次Oliver都想告诉Barry,他也知道Barry一定知道他们之间的关系,然而似乎是上天的考验,他们的城市收到的威胁层出不穷,他没有一个好的机会。直到听闻Zoom被打败了,Oliver刚想给Barry打个电话祝贺并且告白的时候,他感觉到他身后有一道风刮过,他知道是谁。

“Hey,Oliver.”Barry穿着闪电侠的制服向他打了个招呼。

“我听说Zoom被打败了,恭喜。”

“Oh,谢谢。事实上,我是来向你告别的。”

“你要去哪?”

“这个我不方便说,总之要去很远的地方,而且我怕我会改变主意,所以我现在就得走了。Goodbye,Oliver!”

他真的很赶时间啊。Oliver看着瞬间就跑走的Barry,还没说出口的道别生生的卡在喉咙里,有点难受。他看着他手腕上的那句话,觉得有点遗憾。下次再见到他的时候再说吧。

下一秒他看着那句话消失了。


【BEFORE】

Barry决定回到那一晚,他母亲被杀的那一晚。

他救回了他的母亲,于是他看到了门后的自己笑着消失了。

他知道时间线改变了。

“Goodbye,Ollie.My soulmate.”他决定在这个时刻遵从自己的内心。


明天又是新的一天。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