凭剑与书载-叶落安然

我凭本事挖的坑凭什么让我填!

只是莫名的思绪

你独爱美人,旁人不过是陪衬。

眼前人是心上人。

“你好,在下公子景。”

挤时间摸一下公子景X真水无香……

公子真香~

速摸一个夜尊X真水无香

衣服随便画的……真的是速摸_(:з」∠)_

这对真的好吃1551

#羲苗#超冷的吴刚X姜子牙

吴刚姜子牙在大型抽卡现场进行双人抽卡中……(不)

比较大一点的图

【藏花】心解

一个关于错过的小故事。


(一)

雨后的夜总是那么的凄清。

深夜里的一条漆黑长街,只有那么几家的屋子还透着亮光,其中一家是万花谷来的大夫裴惟开的药铺。住在这条街上的人都知道裴惟的药铺总是很晚才关,因为那个医者仁心的大夫说他若是睡着了除了自己醒来别人是叫不醒的,如果有人来求医而他却因此误了救人的时辰,那他也妄为医者了。然而裴惟虽然睡得晚但是清醒得也早,对此街坊邻居十分好奇他是否睡得充足。

此时裴惟正披衣坐在桌前写着药方,窗子他留了一条缝,冷风透过窗缝将蜡烛吹得忽明忽灭,他紧了紧外袍,决定起身将木窗关严实了。在快写完第十三张药方的时候,一个衣着华贵的藏剑弟子携带着水气和寒气走进这家小小的药铺里,张口只喊了一声他的名字:“裴惟。”他停下笔,轻轻地“嗯”了一声表示他听到了,却没抬头看那个藏剑弟子,而是继续写着那第十三张药方。

叶枕辞早料到会是这样,裴惟自从三年前那件事之后就对他如此冷淡。他向万花弟子走近,坐在了他对面的椅子上,撑着头看他写下的一笔一划。

屋外夜风吹打着木窗,屋内灯花刺啦作响。


叶枕辞和裴惟认识的时间不算长,也就五年。他们用一天的时间相遇,三个月的时间再次相逢,一年半的时间互为挚友,十天的时间同生共死。之后的两个多月他们美酒在喉,聊着风花雪月,好不畅快。而这一次终止于他们认识的第三年。叶枕辞所说的三年前发生的那件事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不过是叶枕辞瞒着裴惟入了恶人谷。就好像即使是大唐盛世国泰民安之下,江湖永远也不会是一个平静的江湖,叶枕辞入恶人谷仿佛也是这么注定了的事。少年鲜衣怒马,眼中却总盛着一股杀意,剑上沾满了血气。

那日的情景每一次回想他都不愿,那时裴惟质问的声音他不想再听到。他知道裴惟是在担心他,加入恶人谷,可是比不得从前了,这世道仿佛从安宁祥和变成了杀人人杀。那个万花弟子拿着他已许久未用过的判官笔指着他,问他肯不肯退出。他答道,回不去了。然后他收了剑受了裴惟一笔,混元气劲将他右手划了一道长长的伤口,连衣袖也被割断,他却兀自一笑。

如今裴惟对他的态度如此,也好过一开始割袍断义的决绝。


药方最后的部分很快就写完了,裴惟将它放好,才抬眼看了叶枕辞一眼,他指了指门口道:“打烊了,请回吧。”

十分明显的逐客令,叶枕辞却充耳未闻,他拿起一张压在一本医书下的纸,上面抄录着一些书上的内容,他看了好一会才说:“你写的字变了。”

“……那又如何。”

“原来一直给我医治的大夫真的是你啊,”叶枕辞笑眯眯地走近,“你是不是没那么生气了?”

“有人出价让我来治病,我也不是见死不救的人。”

见裴惟没有回答,叶枕辞也不恼,他摇了摇手上的纸张,问了那个摸出武器准备强行送客的大夫一句:“你猜我是怎么知道是你?”他侧身躲过一记阳明指,后跳着往门边躲,两人来回十数招,最后叶枕辞在裴惟使出玉石俱焚之前跃进了夜色中离开了。


(二)

叶枕辞捂着血流不止的伤口仰躺在地上,血染得他整件衣裳都是,周围全是死尸,活人似乎只剩下他一个了。他眯着眼看着天上明晃晃的太阳,明明阳光都洒满他全身了,为什么还是那么冷呢?

今日他负责带领一小队恶人谷的精英乔装在这商路探查,最近听闻了点消息想要查证一下,却是没想到在这里遇上了浩气盟的人,然而对方并没有认出他们,只当他们是商客和随行的护卫。叶枕辞不露声色地示意继续往前走,暗中留意着这些浩气盟的人,发现他们似乎是在查探点什么,一时内心有了计较。他在离这队浩气盟的人一段距离的时候命一个明教弟子前去探查,那个明教是谷内好手,潜伏时几乎没有人能察觉出来,没过多久他果然带回来一条重要的消息。

叶枕辞听后神色如常,派人将这条消息传回恶人谷,而后只喃喃一句:“大唐要变天了。”


后来,后来发生什么了?

失血过多的藏剑弟子在迷迷糊糊之间想起来了。后来他们跟踪了那队浩气,没想到竟是跟踪进了一支胡人军队的秘密基地,浩气和他们都被发现了。这是他和他的恶人兄弟第一次和浩气盟的人一起并肩作战。

之后就是现在这样,最后死剩了他一个人。他艰难地转过头看着死在他身边的一个浩气盟的人,从他的怀里掉了一个明显不是他的发簪,心里却想着派回去的那个人不知道有没有事,希望他能把消息传回去,这样,死的人也就少点。

他从来不是一个好人,他从来不会手下留情,可他到底也是大唐子民。

“不过……自己也要死了吧?”他合上了双眼。

可是自己还什么都没和他说啊……


坐在灯前的裴惟想起三个月前叶枕辞来过的夜晚,那是裴惟最后一次见到那么鲜活的叶枕辞,而他落在屋檐上的那一声“珍重”仿佛只是一场镜花水月,寻不得结局。

“我知道,你这个人其实无趣得很。”

裴惟知道他死了,可是有一句话他还没和那个大少爷说。


(三)

枫华谷的枫叶红得像染上了血,叶枕辞坐在一棵树下看着杯中酒,身旁是逗弄着他养着的雀儿的裴惟。

叶枕辞道:“情爱真是无趣。”

裴惟问:“何以见得?”

世间总有许多事不如愿。叶枕辞在遇见裴惟之前走过许多地方遇过许多事,有情人不能长相厮守,不过是最常见的一事。他曾设想过许多种办法帮助那些他所看到经历情爱折磨的人,却发现最后是无解。

因为心不愿。


最后叶枕辞回道:“因为到最后总是会负了所爱之人。”

他把手中的酒一饮而尽。


(四)

——我愿……


-完-


我知道我好久没更文了,我也知道还有几位菇凉喜欢我的文,但是我真的只想葛优瘫……抱歉了QAQ